别老拿女足说事儿

七郎

作为一个从业二十余载的体育记者、在野球场混迹三十多年的业余球员,我对中国足球最好的记忆已经停留在了1999年的那个夏天,那个铿锵玫瑰绚丽绽放的夏天。

时至今日,铿锵玫瑰已经成为了中国女足的代名词,以玫瑰之名再度出征世界杯的舞台——和只进过一次世界杯的男足相比,中国女足至今只缺席过一次世界杯,这似乎可以成为又一个揶揄男足的理由。但如果对女足的一切赞美和痛惜都只是为了贬低和嘲讽男足,女足的存在只是一个为男足设定的坐标系,方便球迷的对比和吐槽的话,那在曾经锵锵的玫瑰和屡战屡败的男足之间,可能永远只是空想和现实的距离。

“女足踢得好,却拿得少”、“如果把男足的薪水给女足会怎么样”。每每当女足难得进入一次公众的视野,而男足一如即往的不争气时,诸如此类的评论总会沉渣泛起,甚至成为无比政治正确的吐槽方式。但“男女同工不同酬”的问题绝非中国足球独有,放眼整个世界足坛,男女足球运动员收入的悬殊之大,可能超出很多人想象。

悬殊究其有多大?有媒体作了一个简单的对比——2017-2018赛季,巴西球星内马尔从巴黎圣日耳曼获得了3670万欧元,这个数字相当于法国、德国、英国、美国、瑞典、澳大利亚和墨西哥七国联赛中1693名女性足球运动员的收入总和。

即使站在世界女足顶端的球员,比如效力于当今女足俱乐部第一豪门里昂、2018年女足世界金球奖得主、挪威球员赫尔贝里,她40万欧元的年薪也只是相当于中超豪门俱乐部一个替补的水平。

所以,如果横向对比男女足的成绩,踢得好不好绝非决定收入高低的因素。但如果从观赏性、对抗性、竞争激烈的程度决定了其商业价值和职业化水平的逻辑上而言,踢得好不好也正是决定收入高低的关键因素。虽然这种比较可能有些残忍。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当今男足的职业化程度之高,每个细节都渗透着商业元素和职业运作,而女足的职业化发展还处在相对较低的水平,这不仅仅是中国足球的问题,也是世界足球的普遍现象。

如果我说女足和男足其实是两项运动,也许不会有多少人同意。但事实就是,在观赏性和竞争激烈程度上,男女足之间的差距应该是世界体坛职业化程度较高的项目里最大的一个。在世界杯正赛的舞台上,还会出现美国13比0击败泰国这样悬殊的比分,这足以说明问题——在任何一项成功的职业体育项目中,缩小参与者之间的差距,让竞争更激烈都是组织者所奉行的“商业潜规则”,从这一点而言,已经有28年历史的女足世界杯依然处于发展不均衡的低竞争状态,盲目地扩军并非上策。

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在三大球项目中,男女篮的比赛时长不同、比赛用球有大小;男女排比赛的网高度不同。这都是基于男女在身体机能上的先天差距而做出的适当调整。只有足球比赛,国际足联以“政治正确”的方向在规则上一视同仁,比赛时长和场地没有任何区别,但这种严格的男女“同工”的标准并不能带来同样的观赏性,反而放大了女性运动员在身体机能上的差距。

踢得不好看就没人看,没人看就没有关注度,也就意味着没有市场化的基础,更遑论商业价值,这就是职业体育最朴素的逻辑。

所以,男女足收入的巨大差距可以成为所有从业者思考和探讨的命题,但绝不应该成为吐槽中国男足的又一个理由。而且我想问问那些为女足收入过低而鸣不平的人:你平时看过女足联赛吗?哪怕只是通过越来越少的电视转播?

对于那些深夜和凌晨一直在像看男足世界杯一样看女足世界杯的人而言,可能不少人已经发现,除了美国、德国、挪威这些传统强队之外,法国、英格兰、西班牙和荷兰女足正在迅速崛起,成为新的势力,而且他们的技术风格几乎是和其早已经是传统劲旅的男足一脉相承——在这些欧洲新贵的背后,其男足的职业化水平正是她们得以超车的重要因素。换而言之,这些欧洲球队的男足水平也许无法完全复刻到女足身上,但有了相对完善的职业化体系支撑,也就决定了其女足水平的下限绝不会低。男足不兴,女足永远也只能在低水平的内部循环里渐渐脱离世界的潮流,吐槽男足也并不会改变中国男女足处于同一个体系和发展水平的局面,这才是中国足球需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七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