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正创新攀高峰”主题论坛请来爆款节目“掌门人”-中国文化宝藏给了他们创新的底气

晨报记者 殷 茵

从讲述文物“前世今生”的《国家宝藏》,到还原英雄鲜活面貌的《闪亮的名字》,再到首创沉浸式读书模式的《一本好书》,近年来,一大批文化类、历史类和音乐类节目另辟蹊径,以“小成本、正能量、大情怀”的创新节目模式,实现了收视与口碑双丰收。

电视节目该如何从中华优秀文化当中汲取养分,又怎样以工匠精神打造内容?在昨天举行的第25届上海电视节“守正创新攀高峰”主题论坛上,《国家宝藏》总导演于蕾、《一本好书》总导演关正文、《闪亮的名字》节目制作人陈辰以“挖掘中国文化宝藏创新优秀节目模式”为题,各抒己见。

深度题材如何拍得接地气

“当我提出要做一档有关博物馆的节目时,所有人都不看好,觉得很难做得好看。”于蕾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看文物,却不喜欢看文物类的节目,“可能我们作为电视节目的创作者,没有做好翻译工作,没有把有价值的东西讲得有趣。”

在她看来,要把高高在上的文物变得接地气,才能让原本觉得自己跟文化领域没有关系的观众,都能够走进来,“在节目中,我们充分发挥这些年在综艺节目中积累的经验,请来明星,融入访谈、歌舞、戏剧等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为了的都是让这个文物更有光彩。”

和文物一样,英雄题材要想做得好看,也不容易。

在筹备《闪亮的名字》最初,陈辰也犯过难,后来,她选择以“实地寻访+明星重现”的方式来呈现,“我们希望以明星演绎的方式,拉近观众与英雄之间的距离。”

但不管何种方式,她的目的和于蕾不谋而合,“我们不希望让明星喧宾夺主,所有手段的核心,是为了要把英雄故事讲好。”

成功之后怎样翻出新花样

有人好奇,《国家宝藏》把那么多传奇文物拍了个遍,未来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其实第二季的时候也有过担心,我们把国家级博物馆都拍遍了,再去省级博物馆,会不会没那么有劲了?”

但于蕾和她的团队去一些地方博物馆调研时,才发现自己的认知太狭窄了,“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那么厚实,有很多角落我们都没有打扫过,还藏着很多好东西。”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传统文化,让于蕾愈加笃定,也正因此,当有人问她有没有考虑过在节目中加入4K、A I、5G等高科技手段时,她得以保持谨慎,“不能为了用技术而技术,我们希望深耕内容,深耕文物的故事和我们自己的历史。”

关正文也认为,所有的节目都不应该为了创新而创新,“其实大家出发点是一样的——找到一种更好的形式,让内容在尽可能的范围内,生动起来。”

文化类节目如何赢得客户

文化类节目,到底有没有客户,又该如何市场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这恐怕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于蕾坦言:“我们做的虽然是个特别的硬核节目,但商业价值依然是我们看重的。”也正因此,在向客户推荐节目时,她常常会亲自出马,“因为我们可以把节目的价值观准确传达给客户,而他们其实也需要这样有情怀的节目。”

关正文则认为,客户并非一定是高高在上的“金主”,有时候也需要引导,“你不能指望你所有的创新都能得到客户的赏识,唯一能做的就是靠自己的努力去赢得口碑、赢得观众,事还得你自己干出来。”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殷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