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崩溃更有戏

令狐笑

电影《理查德的告白》讲述的故事很简单,一个人在知道只能活半年的情况下,用忠于内心的方式,度过剩下的时光。此类话题,可以说是文艺钟爱的题材之一。比如,电影《遗愿清单》,讲的也是两位身患癌症的病人在余生完成心中所愿。可能大部分人未必知道生命给出的额度,可能很多人会选择对抗病魔求延期,但人们总是愿意看到,清醒面对清晰的生命余额表,用更有个性的方式,来处理自己与他人、世界、生命以及内心的关系。

《理查德的告白》至少有两大不一样的亮点。一个是片中主角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大学教授,饰演者则是给人桀骜不驯印象的约翰尼·德普,那个诛天伐地、无法无天的海盗船长,被生命一拳重击打在地上。另一个亮点,在我看来,是德普在得知自己将死之时的崩溃时刻。诚然,打动人的创作主题大致一样,相同的故事也可以讲了又讲,但是,不同的人在故事中细腻丰富的细节,才是一部作品的魅力所在。

《遗愿清单》里,一向规规矩矩的卡特会发怒:“做了45年的修车匠,这难道还不够?现在我想为自己活一次。”德普饰演的教授理查德,先是木然,面无表情,听着对面的医生在说话:“理查德,你的病情很严重,我很抱歉。”然后,镜头闪过德普在学校、路上、课堂等各种场所,也是面无表情,嘴里一直吐出脏话,直到他如行尸走肉般,穿着西装走进校园的水池,浑身湿透,再骂上一句脏话。在此之后,理查德才算是越过最初的崩溃点,开始和其实很糟糕但居然有些留恋的生活告别,尝试之前没做过的事,原谅别人,放过内心。

近在眼前的死亡,似乎把成年人的崩溃放大到极致;但更多日常的崩溃,也许没那么戏剧化,却会因其平实而更能共情,日常的崩溃,可能就是一个点。在地铁里嚼着面包,嚼着嚼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亲人去世当时哭不出来,甚至镇定地迎来送往,几个月后发现旧衣柜里的几双新棉鞋,一下就泪如雨下。可能是醉了手机毫无动静,可能是外卖红包只能发给自己;可能是骑摩托逆行被交警拦下,一边说着谦恭的话,一边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抱怨老板要他加班、抱怨女友麻烦。

当然,很多情况下,成年人的世界,崩溃无声。毕竟,生活和电影不一样,生活难多了。好在,希望总会在生活难的地方出现,人若不死,就不会在崩溃的边缘停留太久,松松弦,转身小马达就得重新转起来。所以,相比人在极致设定下的崩溃,我更期待能把日常的崩溃演绎出来的作品。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令狐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