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金庸 不逊杨过-《金庸往事》披露金大侠三段婚姻始末

晨报记者 徐 颖

他是杨过,也是韦小宝。一代大侠金庸(本名查良镛)去世半年后,由金庸粉丝、挚友沈西城撰写的《金庸往事》日前问世。从创作、事业、爱情、朋友四点落笔,侧面描写金庸的生活,首次披露金庸多个重要人生节点故事,并用44张珍藏老照片呈现出一个真实生活中的金庸。

在日前举行的“金庸密友谈《金庸往事》”的读者交流会上,金庸的挚友吴思远评价这本书:书里面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看点。

看点一

金庸一生中的“三次心痛”

《金庸往事》不仅写了报人和作家金庸,但更重要的是写出了他的心痛。正如吴思远所言,“每个人都有他的遗憾、心痛与内疚。金庸的三大心痛:第一,他觉得负了第二个太太;第二,他的儿子在外国自杀;第三,第二个太太的财产都被骗光后在铜锣湾做小贩,金庸得知后马上给她资助,她不要,后来再找,她就消失了。”

《金庸往事》也把金庸的前两段婚姻写得有血有肉。第一段婚姻中,杜小姐看到先生到长城电影当编剧,很想做电影明星,可查先生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她。结果,杜小姐就走了。

第二段婚姻中,太太朱玫是一个“狠角”,什么都要跟他争论,“男人都要面子,朱玫却不给,就是这样吵法。”

不过,无论两段婚姻如何,金庸笔下的女人如此迷人,跟他的情感也不无关系。

正如友人感慨,“三段婚姻,五味杂陈,痴情金庸,不逊杨过。”

看点二

酒吧邂逅挚爱“小龙女”

一直以来,外界对查太太的出身写得很乱,低调的她都没有去澄清,直到金庸去世,才委托沈西城把他们相识的经过,真真实实反映在书里面。

上世纪60年代,16岁的林乐怡想赚多点钱到澳洲去念书,就在金舫酒店7楼的蜜月吧打临时工,做服务员。

一天,她看到一个中年叔叔来酒吧拼命喝闷酒,担心这样喝会醉,就去问:先生你喝了很多啤酒,你饿不饿?金庸点点头:我很饿。

林乐怡说,我点一个火腿给你好不好,他又点点头。她想可能叔叔没钱,就说我请你,金庸又点点头。点来吃完后,金庸走了,说谢谢你。

林乐怡当时就觉得,这个叔叔很奇怪,我跟你客气,你当真走掉了。

过两天金庸又跟朋友去了那个酒吧。酒吧经理才告诉她,这个人是大作家金庸。林乐怡却无感:什么金庸不金庸我不认识。

又过两天查先生来了,对林乐怡说,那天你请我吃,我非常谢谢你,我送礼物给你。打开礼盒,里面是个价值2700元的浪琴手表!在当时可称非常贵重。

原来几次酒吧邂逅,“小龙女”的倩影,早种于“杨过”心中。之后便开启了金庸的第三段婚姻。两人相濡以沫,走过了42年光阴。

看点三

写作环境是出租屋公共客厅

在华人圈内影响深远的武侠作品,创作环境却可以用“窘迫”形容。沈西城在书中回忆金庸向他讲述的创作经历,金庸第一本书写的时候很痛苦,跟他的第二任太太住在一个小房间,因此他要跑到客厅房东的台子上写,第一本书《书剑恩仇录》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创作出来的。“当时他的生活压力还是很大。《明报》初创时,他点一杯鸳鸯(咖啡+奶茶),和老婆两个人分着喝,工资都发不出来,就是这样一笔一笔写。”穿着上也没那么讲究,沈西城回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吓了我一跳,查先生的西装比我的差太远了,领带歪的、鞋子都是灰尘,我想这是金庸先生吗?那时候已经开始发胖,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中年男人,没那么潇洒倜傥。”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