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战俘、火灾和踩踏事故,原来中国女足训练场这么有故事!

中国女足在勒阿弗尔的训练场建在城市北面的山坡上,球场名字翻译成中文,叫“绿洼路”。你由此可以想见,一个世纪前这一带大致的地理面貌。“绿洼路球场”后来经历了一次更名,但人们还是习惯称呼它从前的名字。
这里也是勒阿弗尔足球俱乐部的青训营,中国女足在此地进行第一堂训练课的下午四点,训练场上刚踢完了一场少儿的锦标赛。如果这时恰巧有人坐在马路斜对面卖彩票的小酒吧露天座上望野眼,就可以看到一幅有意思的场景:前一分钟,一个穿着球衣的小孩垂头丧气地走过,旁边走着自己气急败坏的父亲,正在亲自示范处理球时的标准动作;一分钟后,另一个穿球衣的小孩走过,手里捧着奖杯,他身旁的父亲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这场景瞬间勾勒出一幅人生的寓意图——处在相同的时间和空间里,成功和失败的对照如此鲜明,但从长远来看,无论成功者或是失败者不过是走过了人生中短短的一瞬间。当走到一个岔道,他们将会走上不同的道路,究竟谁能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法国足球的地理分界和中国相似,北部的足球发展整体不如南部,这无疑是受制于经济的发展。勒阿弗尔是整个诺曼底大区最强大的俱乐部,但还是难以逃脱常年混迹在法乙甚至更低级别联赛的命运。这家俱乐部以青训闻名,历史上培养过很多球星。最著名的是博格巴,他14岁时加入勒阿弗尔青训营,两年后被曼联挖走。法国队去年世界杯夺冠的队伍里,共有四人出自勒阿弗尔,其中包括万年替补曼当达。
然而我们无心流连俱乐部的造星历史,因为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做——找厕所。基地的主楼里有厕所,但在世界杯期间仅限球队和工作人员使用。主楼所在的区域连着两片训练场,但主球场、也就是“绿洼路球场”要从另一扇门进入。记者们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踏进中国队使用的主球场,被告知“这里没有厕所。”一名门卫甚至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这一点是很奇怪,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球场里会没有厕所。”
答案很可能只有一个——因为这座球场太古老了,它建造于100年前。即便当时曾经有过厕所,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弃用,最后成为了杂物间。据介绍,当年球场建筑工程临近收尾的时候,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于是很多德国战俘被召集起来,临时充当起建筑工人的角色。从1918年到1970年,这里是勒阿弗尔俱乐部的主场。1959年,“绿洼路球场”见证勒阿弗尔成为第一支捧得法国杯冠军的乙级联赛球队。

由于初建时大多采用木质结构,球场在1932年和鲁昂的德比中1比6大败后被不明原因的大火毁于一旦,直接损失达50万法郎,在那个年代!但很快重建工程就完成了,1933年11月,两队再次在“绿洼路球场”相遇,这场比赛迎来了16040名观众。

而观赛人数的纪录是在1950年4月23日勒阿弗尔和尼姆的比赛中创下的,达到了24961人。对于一座只设2千个座位的球场而言,可想而知这样的人数势必是超负荷的。果然比赛只进行了几分钟,就发生了观众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翻滚下看台的事故而不得不暂停,多名伤者随后被送往医院,他们中大多数是被压伤和踩伤。从此以后,看台才建起了栏杆。

但是24961这个观赛人次成为了一个在此后半个多世纪都难再现的纪录,我们如今看到的这座崭新的Stade Oceane(海洋球场)建成于2012年,此前40年左右的时间里,球队一直在Jules-Deschaseaux球场比赛。新球场规模不小,有25000个坐席,但每逢比赛日总是显得空空荡荡。勒阿弗尔球迷说,等到球队重回法甲联赛的时候就好了,球场就会满了。
申请举办女足世界杯的比赛,对于勒阿弗尔俱乐部是不小的挑战,因为保证球场不至于出现太多空位是国际足联一个关键的考量因素。当勒阿弗尔正式在2016年将承办申请递交到国际足联时,足联相关负责人问代表团,“你们届时会购买座位以保证填满球场吗?”   
勒阿弗尔市长塞巴斯蒂安·塔塞里当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们相信这次赛事的吸引力,根本不用买票,球场保证会坐得满满当当。”这份自信是有根基的——2015年9月,曾经在海洋球场进行过一场法国对阵巴西的女足友谊赛,球场满座。
世界杯开赛至今,“海洋球场”已经先后进行了西班牙和南非、新西兰和荷兰以及英格兰和阿根廷的三场小组赛,每场都气氛火爆。
现在,就等着中国女足出场了。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沈坤彧